主页 > 分享之美 >乳房到宝宝,最遥远的距离!全母乳哺育与全瓶餵母奶的差别? >

  • 乳房到宝宝,最遥远的距离!全母乳哺育与全瓶餵母奶的差别?


    2020-06-16


    对宝宝来说,「把奶挤出来,宝宝到底喝得比较多还是比较少?」这取决于妈妈与宝宝有没有一直在一起,以及瓶餵的方式。挤出来的奶,成分与亲餵已经不同,从挤乳、储奶到回温加热,进入宝宝的口中,每一步骤都有细菌汙染的风险。当照顾者用奶瓶餵母奶,常会回到配方奶的哺餵模式,于是又带来了过度餵食的问题。推广母乳哺育时,我们会说:「再怎幺样,餵的是母奶还是比配方奶好。」但这是成份的好,是就物质面来说的。更深入一点想,照顾者要知道亲餵与瓶餵的差别,而不是宝宝喝的是母奶就好。如果我们把怀孕终止于离乳那一刻来看,这相互调节的两个身体,在挤乳器的中介下,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和选择,让餵奶这件事变得複杂。乳房到宝宝,最遥远的距离!全母乳哺育与全瓶餵母奶的差别?

    在母乳哺育率很低,以配方奶为婴幼儿餵食典範的年代,宝宝用奶瓶喝奶是很常见的生活现象,儿童玩具也常见小宝宝与奶瓶的组合。很长一段时间,「瓶餵(bottle feeding)」意味着用奶瓶装配方奶餵小孩,「定时定量」的餵食观念也随着科学母职的发展,成为婴幼儿餵食的基本观念,深植大众脑海。后来母乳哺育率上升,2010年台湾也通过了「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注一),保障哺乳母亲在公开场合哺乳的权利,但是妈妈亲自哺餵宝宝的画面,并没有等比例在生活中增加,母亲们或照顾者用奶瓶装母奶餵宝宝,反而是更常见的画面,妈妈们之间还流传着某个牌子的「母乳实感」奶嘴深受母奶宝宝喜爱。

    这当中发生了什幺事?当母乳不再是让宝宝从妈妈的乳房上直接吸吮,而是「挤出的人奶」装在奶瓶里,妈妈们岂不变成了自己孩子的奶妈?(注二)何以在当代,虽然宝宝喝的是母奶,宝宝的嘴巴到妈妈的乳房却成为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被数字约化的母奶与母亲

    当代「科学母职」的观念仍然深植于社会大众的认知价值中,妈妈们养育小孩,仍然依赖科学与医学专家的建议,但专家们从推崇配方奶转而再度颂扬母乳的优点。举例来说,2007年夏天之前,在美国如果一个母亲要将自己挤出分袋装好的母奶带上飞机,按交通安全运输局(TSA)的规定,与洗髮精、牙膏、或是漱口水是相同的液体分类,有三盎司的限制。一位妈妈在结束一趟商务旅行準备回家时,带了她两天挤出的母奶準备登机,却被安全人员倒入垃圾桶,她在机场放声大哭。美国小儿科医学会母乳哺育委员会的儿科医师Ruth Lawrence在媒体上声称:「她需要每一滴珍贵的黄金液体餵她的宝宝!」事件之后,交通安全运输局将母乳重新归类为「液体药物」(liquid medicine),解除了三盎司的限制(注三)。

    分子医学的发展,让大家对母奶成分更加了解,而重新认识母奶的好处,知道母奶有许多配方奶无法複製的成分。但大家似乎把焦点放在母奶的「成分」,而非「母乳哺育」这样母婴一起达成的动作;「小孩喝的是母奶」似乎也比「小孩从妈妈乳房喝到母奶」来得重要。母乳哺育原本该由宝宝来主导与母亲互动,但在这样的观念下,婴儿却变得「不可见」,被化约为几个小时喝一次?母奶量几c.c.?宝宝体重增加多少克?于是当大家重新体认母乳哺育的重要性时,并没让孩子们回到妈妈的乳房上。

    二十世纪生物医疗化的发展,「生物监测」(biomonitoring)的概念,也随着发展。人们变得要从一堆生化数据中,得知自己「好好的活着」。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身体」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的生化数据,再现了身体的状况。而在父权社会中,由生物监测数据建构的女性身体,充满文化、道德面的性别偏见,让女性的身体消失得更彻底(注四)。母乳哺育也一样,在这样的过程中,消失的不只是妈妈的身体,还有宝宝的身体。尤其在台湾,做月子机构化之后,空间的阻隔,让挤乳器以很特殊的方式,提早进入哺乳母亲的日常生活之中。大家在意的是妈妈的奶量、宝宝的体重、黄疸数值…… 

    规律餵食的迷思

    我在月子中心巡诊时,一个产妇问我:「陈医师,我母奶很够,宝宝喝很多便便也很多,为什幺这星期已经第三天了,宝宝体重没有任何增加?」通常,我会要妈妈们不要那幺在意宝宝体重的问题,但三天体重都没增加并不寻常,所以我询问妈妈的餵奶方式。

    「之前宝宝不喜欢亲餵,我都用奶瓶餵他母奶。最近他比较愿意直接喝了,我会看时间,大约三个小时给他喝奶。可是他大约十到十五分钟就会睡着不喝,我会把他弄醒,再补他80c.c.母奶。他如果哭,我会让他哭一会儿,再餵他。」这样的餵食方式,问题在于规律餵食的迷思,让自己看时钟餵奶不是看宝宝释放的讯息;妈妈处于过度泌乳的状态,孩子喝到睡着其实已经饱了,后面再补的反而增加孩子身体的负担;孩子哭不要马上抱的迷思,让孩子消耗过多能量在哭这件事情上。不是妈妈的奶越多越好,也不是宝宝喝越多越好。在母亲泌乳足够的情况下,孩子还是有可能长不大。

    乳房到宝宝,最遥远的距离

    美国婴儿餵食执行研究(Infant Feeding Practice Study II)(IFPS II)(注五)统计显示,2005至2007年间,1.5个月至4.5个月大的宝宝,选择母乳哺育的妈妈有85%成功使用过挤乳器。甚至这当中有5.6%的妈妈,从宝宝出生后就把奶挤出来餵,宝宝不曾在妈妈的乳房喝过奶。

    为何在意全母乳哺育(exclusive breastfeeding)与全瓶餵母奶(exclusive expressed milk feeding)的差别呢?母乳哺育,对妈妈有亲子连结与许多健康上的好处,如果是挤出来餵,这些好处可能就不成立了。目前已经有一些研究显示,挤乳器使用不当,可能造成母亲乳腺炎、乳房或乳头受伤等问题;还有因为使用挤乳器造成乳房疼痛的问题。很多月子中心坐月子的妈妈告诉我,当她们使用挤乳器挤乳时,总有一种被掏空的疲惫感,没有亲餵时那种满足与愉悦。这是因为面对机器与面对宝宝,身体启动的是全然不同的神经荷尔蒙分泌机制。

    对宝宝来说,「把奶挤出来,宝宝到底喝得比较多还是比较少?」这取决于妈妈与宝宝有没有一直在一起,以及瓶餵的方式。挤出来的奶,成分与亲餵已经不同,从挤乳、储奶到回温加热,进入宝宝的口中,每一步骤都有细菌汙染的风险。当照顾者用奶瓶餵母奶,常会回到配方奶的哺餵模式,于是又带来了过度餵食的问题。推广母乳哺育时,我们会说:「再怎幺样,餵的是母奶还是比配方奶好。」但这是成份的好,是就物质面来说的。更深入一点想,照顾者要知道亲餵与瓶餵的差别,而不是宝宝喝的是母奶就好。如果我们把怀孕终止于离乳那一刻来看,这相互调节的两个身体,在挤乳器的中介下,产生了不一样的变化和选择,让餵奶这件事变得複杂。

    英国一个针对产后四周内把奶挤出来餵的研究(注六),归纳出五个这段时间把奶挤出来的原因,包括还想继续哺餵母乳,但要处理疼痛问题;亲餵相较于瓶餵,不符合现代生活对效率的要求;促进或终止妈妈与宝宝的「依附过程」(bonding process);解决公开场合哺乳的问题;获得些独处的时间与处理哺乳需求的方法。如果说母乳哺育在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文化脉络,我惊讶于这个英国研究与我这些年在月子中心巡诊的观察,有着相当高的一致性。有些全职妈妈并没有因工作需要与宝宝分离,却还是使用挤乳器,把奶挤出来瓶餵,但常因此反而使母乳哺育进行得不顺利,而提早离乳。让我更讶异的是英国妇女,有六个月的产假,却还是有多数的妇女把奶挤出来。从英国这项研究看起来,妈妈们把奶挤出来,并不只是回到职场要与宝宝分开的考量。许多不需要与宝宝分开的母亲,还是有着各种使用挤乳器的理由。而挤乳器的使用,并不像广告上时常呈现的,带给哺乳母亲效率,以及哺乳的持续。挤乳器对使用与不使用的妈妈来说,也可解构成两种不同诠释的「技术物」──对依赖挤乳器的妈妈们来说,挤乳器让她们控制挤乳时间,让她们知道自己奶量多少,她们认为挤乳器是母乳哺育的必备工具;对不使用挤乳器的妈妈来说,挤乳器切割了她们的时间,影响了她们哺乳的自信。

    若将这张因挤乳器连结而成的网络再张开些,对应于「让宝宝喝到奶」这件事,有亲餵、手挤、挤乳器三种选择,使用挤乳器的妈妈跟这个技术物如何有更自由的关係?如何让选择母乳哺育的妈妈觉得自由呢?在原本职场妈妈需要与宝宝分开才要用挤乳器的想像中,在家带小孩的母亲、月子中心中的产妇,都不属于挤乳器的使用者,但她们却成为使用者,为什幺?妈妈们使用挤乳器,并不是需不需要回到职场这幺单纯的考量因素。

    宝宝需要的,不只是食物 

    把母奶挤出来,让餵母奶这件事,可以由其他人来代劳,不一定在母亲乳房上完成。在月子中心,除了下班后或假日来陪伴的爸爸、家人会餵宝宝喝奶,最常见的还是将孩子推回婴儿室让护士阿姨餵。一方面妈妈们觉得花钱住进月子中心,就是有人帮忙顾小孩,为了让自己能休息,「餵小孩」是可分派的工作。另一方面,月子中心强调护理专业的照顾,有些妈妈想从护理人员那儿习得照顾宝宝的方法,「她们比较会照顾啦!我是新手妈妈,什幺都不会,好怕把宝宝弄坏了!」常有妈妈这幺说。但妈妈们却常抱怨整天挤奶挤得腰酸背痛,或是挤奶与餵奶佔据了所有的时间,而没有充分的时间休息。

    常常有妈妈问我:「陈医师,我才刚刚挤完奶,宝宝却想喝,这时要亲餵还是把刚挤的奶先餵他好呢?如果这时候亲餵,会有奶吗?」若将「挤奶」视为一种劳动,不挤奶的妈妈休息时间就会多一些。但是妈妈们却不把挤奶的力气与时间用来抱宝宝亲餵,与宝宝相处,而是将照顾宝宝的工作分为「挤奶」与「餵奶」,挤奶工作归产妇,餵奶工作归婴儿室的护理人员。「抱着宝宝亲餵很没效率,他一直喝我都不知他要喝多久。」是我常得到的答案。

    大部分的妈妈,身体状况允许的话,白天愿意让孩子在房间,亲餵或瓶餵母奶。若觉得宝宝喝不够,需要补配方奶,通常是推回婴儿室,请护士阿姨餵。「回婴儿室补配方奶」在月子中心似乎成为约定俗成的分工。不过曾有一位产妇,一入住月子中心就表明宝宝喝配方奶,不餵母奶,在医院已经退奶,但希望宝宝一直跟她在一起,所以把孩子一直留在房里自己照顾。对比于把母奶挤出来,却将孩子一直放在婴儿室给护理人员照顾的妈妈,虽然没有数字可以衡量他们之间的亲子关係,但我不禁想问:「餵的是母奶就比较好吗?原本需要母婴两个身体一起协调达到的泌乳供需平衡,把两个身体拆开来也办得到吗?餵的是配方奶,宝宝就给谁照顾都没关係吗?」

    照顾宝宝,我们很容易落入身心二元论的迷思,彷彿只要把宝宝餵饱就天下太平。儿童精神科医师周仁宇在接受杂誌关于婴儿安全感的访谈时指出:「婴儿与照顾者之间的互动,是这场生存考验当中最重要的一环。」例如,在正常的情形下,孩子一出生自然会出现饥饿的感觉和寻乳反应,照顾者通常也有能力和意愿去餵养孩子。另一方面,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孩子会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将他的需求和焦虑抛给妈妈,不过这些需求与焦虑对婴儿来说常常是很模糊的,他还没有能力清楚知道这些,但他只要把这些抛出来,妈妈便会回应他的需要以及消化他的焦虑。(注七)「有奶便是娘」在真实世界并不成立,美国心理学家Harry Harlow的恆河猴实验,虽然受到研究伦理的质疑,但其研究显示,当实验设计将小猴子与母亲分离,小猴子会出现吸手、摇晃身体、躲到墙角等焦虑的行为,这时将小猴子放进有两个假猴子妈妈的铁笼中,小猴子会在绒布猴妈妈身上寻求安抚,肚子饿时在铁丝猴妈妈身上吸奶,吸完奶又回到绒布猴妈妈身上,或是乾脆踩着绒布猴妈妈的身体,把头凑到铁丝猴妈妈身上吃奶。(注八)

    理想的照护模式 

    在月子中心,怎样才是理想的照护模式呢?护理人员常跟我反映的难处是,产妇们觉得住进月子中心就是要休息,跟宝宝在一起会睡不好,所以应该把宝宝放在婴儿室给护理人员照顾。于是月子中心护理人员的工作,要分为婴儿室(照顾宝宝)与外围流动(照顾妈妈)。如果照护人数,是用母婴一体来算,那幺护理人员与妈妈的「工作量」,是同时减少的。再怎幺精实的「婴护比」,一个护士阿姨照顾四个宝宝,就很梦幻了。但是如果两个宝宝同时有照护的需求时,怎幺办?常看到护理同仁一只手抱着孩子餵奶,另一只手要安抚一旁正在哭的宝宝。好想让母亲们知道,「哺育」是跟孩子的相处与互动,而不是要讲求效率的工作。孩子待在妈妈房里,无论餵的是不是母奶,「至少」有妈妈一对一的照护。而月子期间的照护模式,影响了日后哺乳的顺利与否,也对长期的亲子关係产生了影响。      

    参考资料:  

    注一:
    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详细条文见全国法规资料库http://goo.gl/4yNkM9(检索日期:)

    注二:
    Lepore, Jill (2009), "Baby Food", The New Yorker.一文的结尾语:”More like a baby? Holy cow. We are become our own wet nurses.”因为文章最后一段讨论挤乳器的广告不断强调非常接近宝宝直接吸吮的模式。

    注三:
    Lepore, J. (2009). Baby Food, The New Yorker. Retrieved from http://goo.gl/3h5JN1 (检索日期)

    注四:
    Casper, Monica J., L. J. M. (2009). Missing Bodies: The politics of visibility. New York and London: New York University.

    注五:
    Katheleen M Rasmussen, S. R. G. (2011). The Quiet Revolution: Breastfeeding Transformed With the Use of Breast Pumps. .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101(8).

    注六:
    Johnson, S., Williamson, I., Lyttle, S., & Leeming, D. (2009). Expressing yourself: a feminist analysis of talk around expressing breast milk. Soc Sci Med, 69(6), 900-907.

    注七:
    《妈咪宝贝》2015年 3月号 NO.141 https://magazine.chinatimes.com/mombaby/20120321003196-300401 (检索日期:)

    注八:影片请参考 https://youtu.be/ST0pUHcVjzI (检索日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