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之家测评 >回应徐永明批评辅仁大学对同性恋发表「歧视言论」 >

  • 回应徐永明批评辅仁大学对同性恋发表「歧视言论」


    2020-06-26


     据报戴(联合新闻网2016.11.6),立法委员徐永明批评辅仁大学对同性恋发表「歧视言论」,又以这样是否应继续接受教育部补助口吻威胁。这全因辅仁大学校牧室5日发表了一封有关同性恋、同性婚姻的公开信,陈述天主教反对同性恋行为与同性婚姻的一贯立场。

     作为民主国家的国会议员,徐永明的言论清楚显露他的政治霸权意识形态;作为一个政治学教授,徐永明此种见解明显流露他的独裁政治思想。在打倒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独裁统治之后,他以及许多同类的台湾政治人物以所谓「平等」、「人权」之名拥护起另一种信仰、思想、言论霸权,并意图公然以政治力建构另一种独裁统治。在某个方面,今之立法院似乎成了另一种更深沉、更无形甚至更黑暗的独裁统治之源生地。徐永明的发言是其一端。

     但我们不容许台湾又有另一个独裁统治,我们不接受徐永明的发言。我们要请问政治学博士徐永明立法委员:
     第一,为什幺作为天主教大学的辅仁大学教牧室不可以公开发表有关同性恋及同性婚姻的信仰与伦理立场?作为一个学校宗教单位,辅仁大学校牧室为何没有权利发表自己学校所属宗教对某个特定社会议题的信仰立场?一个民主国家的私立教会大学为何不能表达自己的信仰立场?

     第二,为什幺一所民主社会里的私立教会大学不能享有信仰、思想与言论的自由,国家根据什幺合法正当权力与权利限制私立教会大学表达自己宗教信仰立场的权利?一个向来以捍卫民主自由为职志的国会议员与政治学教授难道不应捍卫作为高等教育殿堂的大学的这种权利与自由吗?

     第三,我国教育部在补助私立大学的同时,难道不也同时大大地干预与限制私立大学的办学吗?教育部有让私立大学享有完全的办学自由吗?私立大学的行政治理与教学不都要受到教育部的重重规定与限制吗?教育部既然拥有权力与权利管辖与限制私立大学办学,部育部难道没有义务与责任在经费上补助私立大学吗?若不然,教育部就必须放手让私立大学按自己的理念自由办学,如可自行调整学杂费,自负其办学成败责任。以教育部补助来威胁大学的信仰与言论自由,这根本是政治霸权行径!

     第四,同性恋者不是特权人种,同性恋也不是特权爱情,同性婚姻更不是什幺基本人权(这有欧盟最高人权法院判决为证)。为什幺一个民主社会的大学或公民不享有评论同性恋与同性婚姻的权利?为什幺同性恋行为或议题享有不被公然伦理议论、批判或反对的特权?为什幺激进的同性恋团体、人权团体或任何一个支持同性恋者有权与自由公然激烈批评甚至毁谤基督教信仰(含嘲讽、挖苦、辱骂上帝与耶稣基督),而基督徒却连理性地议论同性恋行为及其争议的权利都没有?为什幺基督徒或任何一个反同性恋者在台湾不能享有信仰、思想与言论的自由?请问,我国公民受宪法保障可自由地表达其信仰、思想与言论的「平等权」何在?

     第五,如果反对同性恋行为、同性婚姻就是「歧视」同性恋者,那幺为什幺反对甚至威胁基督信仰或基督徒就不是在歧视基督教与基督徒?信徒只佔约台湾人口5%的基督教难道不是台湾的少数宗教吗?任何有台湾史与台湾基督教会史基本知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华民国政府1949年还没进驻台湾之前,基督教会早就(至少1627年)绵延不绝地在台湾帮助成千上万的台湾人了,直到今天依然如此。为什幺这幺弱势但却又长期奉献给台湾、恩泽台湾的宗教至今仍要时时被号称捍卫人权自由的政治人物与团体威胁与打压呢?

     第六,所有的社会伦理争议都应公然被讨论,每个人也应都享有按自己的信仰、良知、思想公然议论的权利与自由,且应受他人的尊重与包容,以及国家的法律保障与保护,无论他的立场为何。这是古典自由主义以来的政治传统,民主政治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人民的这些权利与自由,否则民主就毫无价值,也难不成为「多数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我们拥护的是真正尊重并保护人之基本权利与价值的民主政治,而不是以「民主」之名行独裁之实的民粹或暴民统治。

     第七,除非人民以其信仰明显为恶,否则无论以什幺名义,以国家权力威胁或打压人民的信仰、思想与言论自由者都是霸权作为,人民不应屈服顺从。即便霸权政治于法有据,人民还是有因其信仰良知而不服或反抗法律的权利。国家法律不会也不应比自然律更高,更不会也不应比永恆的道德律高;正相反,国家法律不可违背人类赖以存在的自然法则与道德法则。

     总之,为了维护人的信仰、思想与言论自由,我们要公然批判并反抗这种假「权利」之名打压人民之真正权利与自由的民主代议士。

    柯志明/11月7日
    ————————————————————————
    授权:柯志明 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